<cite id="zz1pb"></cite><cite id="zz1pb"></cite><cite id="zz1pb"></cite>
<cite id="zz1pb"></cite>
<var id="zz1pb"><video id="zz1pb"><thead id="zz1pb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zz1pb"></var>
<cite id="zz1pb"><span id="zz1pb"></span></cite>
<ins id="zz1pb"></ins>
<ins id="zz1pb"><span id="zz1pb"><cite id="zz1pb"></cite></span></ins>
<var id="zz1pb"></var>
<var id="zz1pb"></var><cite id="zz1pb"><video id="zz1pb"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zz1pb"></cite>
<var id="zz1pb"><span id="zz1pb"></span></var>
<ins id="zz1pb"><span id="zz1pb"><cite id="zz1pb"></cite></span></ins>

花甲老人龍秀興:傾情竹編五十年(1)

2016-3-14 10:42:03 / 作者:楊杰 賀衛明 / 熱度:次 
16 張,當前第 1上一張 | 下一張 幻燈播放
花甲老人龍秀興:傾情竹編五十年
1為竹條開片
1 / 16

    隨著時代的進步,新技術與新材料不斷出現,帶有農耕文明印記的純手工竹編逐漸淡出了人們的日常生活,成為一道漸行漸遠的風景。但在松桃苗族自治縣大坪場鎮龍頭村,卻有一位名叫龍秀興的花甲老人,他11歲起跟隨父親學習竹編,從此與翠竹結下了不解之緣,半個世紀來從未間斷,默默堅守著家傳的老手藝。

  業精于勤  寶劍鋒從磨礪出

  從松桃縣城出發,乘船沿松江河溯流而上,行至十公里左右,一片翠竹掩映的村落會慢慢地出現在視線中,竹編手藝人龍秀興就居住在這個普通的小山村。
  筆者見到龍秀興的時候,他正手執篾刀,一絲不茍地忙著為竹條開片、分篾。老伴田伏英坐在堂屋里,替即將完工的背篼裝上“龍骨”。竹背篼在松桃的鄉鎮集市上很受歡迎,是龍秀興編得最多的竹編制品,但也最為費時耗力。“34根正篾,近百根口篾,長短粗細各有講究,全在一分一毫之間。”龍秀興與筆者侃侃而談,手上的動作卻少有停頓,鋒利的篾刀在他靈活的指掌間顯得游刃有余,一根根粗壯的竹條很快被剖成薄如紙片的青皮。
  竹制品最重要的是篾絲的制作,這是最考驗篾匠的一道工序,篾絲必須粗細恰當、厚薄均勻。龍秀興隨手挑出一根正篾作起了介紹:“正篾作為背篼的骨架,厚了容易折斷,薄了容易變形。”這些道理看似簡單,卻非一朝一夕能夠掌握,需要時間慢慢積累。
  龍秀興祖上三代都是篾匠,11歲那年,父親把他叫到跟前,送給他一把篾刀,手把手的教他制作了一頂斗笠。那一天,除了記牢了父親講解的要領外,龍秀興更忘不了掌心那些被竹片割開的傷口。50年的悠悠歲月,當初的傷口成就了他精湛的手藝,換來了一件件美觀實用的作品。
  “即使父親不主動教我,遲早也要學習,因為喜歡這門手藝!”回憶起與竹編手藝打交道的往事,龍秀興吐露心聲。

  起早貪黑  雙手編出生活美

  土地下戶后,城鄉間沉寂了多年的集市逐漸活躍起來。竹子長在山上不值錢,做成竹編卻能身價倍增。24歲時,龍秀興與父親干起了竹編制品的小本生意,為了多掙一點錢,八年時間里,父子二人每個月都要去一次鳳凰縣阿拉營鎮。
  那是一段艱辛而又甜蜜的歲月。從大坪到阿拉,近一百公里的山路,龍秀興與父親天一黑就出發,連夜趕路。待到晨曦照亮阿拉營的時候,這對父子挑著擔子剛好走進小鎮,再將竹斗笠批發給供銷合作社,換回一筆可觀的收入。
  “松桃每個六毛錢,賣到阿拉要貴兩毛,跑一趟能賣六、七十個斗笠,多掙十來塊,八十年代那可不是小數目。”說起這些,龍秀興有一些自豪。“天干餓不死手藝人”,掌握一門好手藝,就能養活一家子。王伏英當年正是看中了龍秀興的勤勞和手藝,嫁過來后,跟著他學習竹編,夫妻二人同甘共苦,編織出了屬于自己的幸福生活。
  從上世紀九十年代起,龍秀興不再出遠門,去得最多的地方要數盤信鎮。記得第一次到盤信老街擺攤,背篼剛取出來就遇上了識貨的買家。對方摟在懷里用力一箍后贊不絕口:“這背篼骨架結實、篾絲勻稱,大哥真是好手藝!”晌午剛過,帶去的十多件竹編就被搶購一空。
  隨著技藝不斷提高,龍秀興的竹編生意越來越好。五塊錢成本的竹子,經過他的加工,能賣到八十塊。1995年,龍秀興率先在村里修起了小洋樓,讓街坊鄰居羨慕不已。
  盤信新寨的石宗貴是龍秀興的熟客,十多年來,家里的竹席、背篼、籮筐要換新的,就專門在集市上守候,認定了龍秀興的手藝。如今,周邊鄉鎮的竹編大多出自于他的雙手,與群眾的生產生活緊密聯系在一起。

  執著堅守  傾情竹編五十年

  隨著年歲越來越大,視力減退的龍秀興戴上了老花鏡,但手上的技藝卻愈發的爐火純青。最近幾年,他與老伴就待在家里制作,顧客需要提前下“訂單”,還得親自上門取貨,盡管如此,竹編還是供不應求。
  春耕和秋收是背篼需求的旺季,太平營鄉芭蕉村的龍玉仙前兩天訂了四個背篼。為了趕時間,老倆口一大早就開始“加班”。與竹席相比,背篼屬于立體編織,起底、開編、收口都有竅門。這是一項需要細心、耐心的手工活,龍秀興卻做得流暢自如,只見他熟練地翻動著密密麻麻竹篾,十個手指仿佛有了靈性,挑、壓、穿、繞等手法絲毫不見拖泥帶水。
  “比如背篼,從外觀看底子小收口大,每編一圈大小都有細微的區別,靠的就是經驗。龍骨緊不緊、收口圓不圓、底子穩不穩、腰身齊不齊,哪一個步驟不到位,出的都是‘次品’。”每到關鍵處他都會耐心講解,不知不覺中,一個漂亮的背篼出現在筆者的眼前。龍秀興再里里外外刷了幾層“姜黃”,便大功告成,接下來只需晾干即可。
  竹編盡管利潤可觀,可是制作過程紛繁復雜,沒有人愿意學。大兒子從事房屋裝修,小兒子開挖掘機,從來就沒打算繼承父親的手藝。龍秀興尊重兩個兒子的選擇,他常說自己能干一輩子,是因為喜歡這門手藝,年輕人不喜歡絕不勉強。
而事實上,龍秀興內心深處還是有些遺憾,只能通過不停地編織寬慰自己。“到了動不了的那天再說吧!希望能對得起這門祖傳的老手藝。”說這番話時,龍秀興反復地撫摸著懷中的新背篼,而腦海中,漸漸地浮現出50年前,父親手把手教他編斗笠的畫面。
四虎影院